财新传媒
2014年09月25日 17:08

关于五四宪法的制宪、行宪历史思考

——纪念五四宪法制定六十年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关于重新认知五四宪法的问题。我很同意來梵教授的观点,不要光点赞。中国有一个传统,过生日都要说好话,六十岁生日的时候更要说好话,但古代的先人又有一个讲法:甲子从头新又来。我们要继往开新的时候也要有一个正确认知的。我最近看了有关五四宪法的两篇文章。一篇是王人博教授写的一篇文章“为什么需要宪法?”他在里面就提出一个问题,五四宪法的产生是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节点?到底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09日 12:09

如何解决“法盲立法”问题?

立法法修正草案的一项重要内容便是地方立法权主体的扩容,即把有立法权的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由过去的49个扩大至282个。此项修正内容遭致的一项重大质疑便是扩容中的地方人大何以能够承受“如此之重”,它们具备立法的能力和素质吗?

我曾担任过两届武汉市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人大制度同时也是作为一名宪法研究者的我长期关注的问题之一。以我个人的经历和长期的观察,全国人大姑且不论,在当下有地方立法权的地方人大常委会成员中,具有法律学习背景和法律实务经历的不超过10%。在专门从事立法工作的专门委员会法......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7日 09:40

地方立法主体扩容不宜操之过急

备受社会期待的立法法修改纳入正在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议程,在已见诸于新闻报道的立法法修正案中,最引入注目的一项修改当属地方立法主体的扩容,亦即所谓赋予所有设区的市以立法权。如若修正案通过,那么我国享有地方立法权的主体将从49个扩充至282个。如此急剧扩容,给人以操切冒进之感。

扩容理由除了要落实执政党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关“逐步增加有地方立法权的较大的市的数量”的要求外,或许尚有其它客观理由:设区的市基本上可以对应于过去行政区划上的地级行政单位,这些城市在城市化、工业化过程中地域......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0日 10:29

法治视角下的文化市场管制

宪法在课予国家保护和促进文化发展之义务的同时,也开启了国家影响和形成文化的可能性。而文化市场的发展有其内在规律,文化事务亦具有根源于社会的自由开展的性质,所以国家的有限干预与价值引导不可能取代社会与市场的基础作用,应让市场自由去发展,社会自由去形成,社会文化主体与市场主体可以自行发展的,国家不应越俎代庖;如果社会文化主体与市场主体无法自行发展,国家则应适当介入,给予引导和扶助。

一、政府为什么要管制

1、管制的目的

文化市场领域中国家倡导的主流文化是表达国家意志和正统意识形态的文化。它往往反映一个国家意识形态和社会道德的基本取向,反映一个国家主流社......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6日 11:45

“农民工”作为正式称谓应该取消

“农民工”一词在我国的社会生活中已被广泛使用,但其出现的时间却是十分短暂。“农民工”是我国特有的城乡二元体制的产物,是我国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出现的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为了了解“农民工”一词的准确意涵,我查找了自己所有的词典、字典、辞海之类的工具书,但结果是空手而归,最后只好求助于网络。在百度词条里,“农民工”是如此定义的:“指在本地乡镇企业或者进入城镇务工的农业户口人员,农民工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农民工包括两部分人,一部分是在本地乡镇企业就业的离土不离乡的农村劳动力,一部分是外出进入城镇从事二、三产......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30日 09:34

巨蠹既夷

“周老虎”终于倒下 

过去一年多来,世界上有无数人患上“周氏焦虑症”。而今天随着周永康贪腐案的正式揭盅,其中绝大多数人大概可以释下“我执”,安然睡去。由于周本人的位高权重,以及中国政治性反腐先于司法反腐的路径依赖,周案始终处于一种扑朔迷离众说纷纭的状态。在主媒被严格规控的情况下,好奇者总是不断从新媒体那里搜索只言片语,并且极力调动自己的想象和思维能力。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周氏焦虑症滋养了一大批时政分析家。正所谓福兮祸兮,善恶相因。

周是执政党十三大之后将近三十年内因贪腐倒......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5日 18:08

推行法官员额制如何最大化减少“误伤”?

近日媒体热议在法官员额制付诸实施后,现有的20万法官中会有多少幸运者赶上司改的班车,又有多少法官因员额制而被过滤,只得重新回到司辅人员系列或者无奈出走?

既往的改革为了减少阻力,通常采行所谓增量改革方式,即只做加法、乘法,不做减法、除法。其最为形象的表述就是所谓“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此种改革在不触动既得利益的前提下,意在追求普大喜奔的效果。殊不知社会资源和体制本身均只能有一定的耐受度。迁就现状的结果,必然造成问题积重难返。以法官队伍重新洗牌为指向的员额制改革,大有壮士......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1日 18:03

与其造湖何如护湖?

据大楚网报道,武汉市国土规划局网站已公示梦泽湖公园的人口开挖方案。规划中的梦泽湖公园位于汉口王家墩中央商务区中心轴线南端,泛海路、云飞路和梦泽湖西路之间交会处。地铁3号线从湖底穿过,占地面积约49.7公顷,湖水面积约23公顷,相当于3.5个洪山广场,将成为武汉最大的人工水体公园。

对武汉这样一座近年来在饱受争议中大拆大建的城市来说,人口湖开挖之举是否具有正当性、必要性、科学性,自然免不了社会舆论的广泛聚焦,乃至......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0日 17:40

法律可以为文化做什么

秦前红  黄明涛

文化是每个人生命中的重要维度,是精神生活的集中展现。自古以来,凡有人类文明之所在,即有文化之发生、积累、演化与繁荣。就个体而言,缺乏文化的滋养与浸润,即便物质生活再充裕、再繁盛,也不会被认作是完整的人生。从社会总体的角度看,文化上的发展与繁荣将提供给其中每一份子更多的机会与选项去发展其人格与潜能;相应地,在丰盛的文化生态中成长的个体也更有可能以自身的文化创造与贡献去反馈及增益其......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8日 14:26

“分子”之说何以大为流行?

自从仓颉造字以后,无数话语随着世事沧桑而损益其义,更有无数话语则因情势变迁而或显或没。“分子”之说的流行应可验证上述规律。

“分子”之说何时开始流行?这是我无限好奇却无力完成考据的一个问题。但直觉的判断应是肇始于近代,直至当下尚盛行不衰。从早先的左派分子、右派分子、革命分子、反革命分子到先进分子、落后分子、黑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分子再到当下的宗教极端分子、恐怖分子、分裂分子、武装分子、自由主义分子、保守主义分子、知识分子、入党积极分子……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