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秦前红 > 与其造湖何如护湖?

与其造湖何如护湖?

据大楚网报道,武汉市国土规划局网站已公示梦泽湖公园的人口开挖方案。规划中的梦泽湖公园位于汉口王家墩中央商务区中心轴线南端,泛海路、云飞路和梦泽湖西路之间交会处。地铁3号线从湖底穿过,占地面积约49.7公顷,湖水面积约23公顷,相当于3.5个洪山广场,将成为武汉最大的人工水体公园。

对武汉这样一座近年来在饱受争议中大拆大建的城市来说,人口湖开挖之举是否具有正当性、必要性、科学性,自然免不了社会舆论的广泛聚焦,乃至出现众声喧哗的境况。

以正当性而论,这样一项由政府主导的重大投资项目,依循法律、法规的要求,应该报请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决定批准,而不能先斩后奏或者干脆率尔操觚。否则不仅其决策的合法性成疑,而且其决策中的浪费甚至腐败现象也极易逃脱人大的监督。近年来社会盛传武汉市地方负债已成天文数字,以现有政府财力和当下经济总体氛围能否支持如此浩大工程建设,实在令人在兹忧兹。项目冲动的背后总是难逃政绩冲动的质疑,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首先必须是有限政府。这既包括量入而出,量力而行,也包括在有限任期内行为的谦抑和对市民民生权利的高度尊重。不顾条件的大干快上,十年想干完一百年事情的政府未必是民众期待的政府。太过激进的能动,不仅会造成当代人的过度牺牲,而且难免透支后代人的自由和幸福。

以必要性而论,湖北省曾经为千湖之省,武汉市历史上亦为百湖之市。长江、汉江在武汉三镇交汇,使得武汉独擅滨江、滨湖之美。但过去几十年来,武汉市不仅未能守住这份上帝的慷慨馈赠,反而是变本加厉、暴殄天物,盲目地填湖毁湖,其结果是湖泊数目不断减少,湖面面积不断缩小,湖泊是水体水质不断劣化。已有的湖泊尚且不能善待善治,而去另起炉灶人工挖湖,如此作为社会各界自然觉得匪夷所思。历史的深刻教训哀之而不鉴之,则必然导致恶性循环。

以科学性而论,类似武汉洪山广场这样建了又挖,挖了又建的显例,已让社会各方对政府的规划能力、规划水平心存疑虑。而满城开膛破肚式的建设已大大损害了政府的规划信用和规划权威。偌大的人工湖除了开挖必须靡费巨大人力、物力成本之外,紧接着的一个当然的追问是水源从何而来。如按照设计者的初衷仅仅依靠雨水汇集,若遇久旱久枯时节,又从何处补充水源?所谓的可控的强制外循环补水系统,如连通汉江、补充自来水等,是否经过严密的科学论证,或者维护成本是否能够承受?事实上已有专家预测,南水北调工程正式运作后,汉江下游亦面临缺水枯水问题,需要从长江倒灌补给。此种因素是否已纳入人工湖的运行养护规划预案中?一个面积巨大而又完全封闭的人工内湖,其水体、水质的保护是公认的环境保护难题。若依靠水体自身的循环自净,则非一日之功,必须经年累月方可能达成。若依靠人工维保,则规划的稳定性、连续性,养护成本的可支撑性等,都会使这样一个目标沦为一种浪漫主义的预期。

经营城市、土地财政常被某些地方政府视为营造政绩巴比伦塔的葵花宝典,但再厉害的宝典其实亦经不起竭泽而渔式的折腾。尊重科学,敬畏民意,才是人间正道。



推荐 0